首页 > 新闻中心 > 茶花人报

设计价值评判的原则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24 15:38:05

 20131128012558212.jpg

 

  个性化时代,人们以更加积极的实践,去改善人类自身的生存环境。设计作为一种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的实践活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但设计活动实施以后,如何对设计价值进行评判?什么样的设计是有价值的、是具有长远意义的?在无法得到一个量化的标准的前提下,设计价值评判活动应尽可能做到合理公正。合理----就是尊重设计艺术规律、符合设计艺术之理的恰如其分的评判;公正----是在合理的基础上,尽量做到客观、公平、公允。所以,需要具有设计批评实践的尺度,建立一个接近合理公正的评价原则。

 

  一、历史人文原则:

  首先是设计的历史理性问题,这是一个设计者、一项设计活动对待历史与现实应具有的态度,对于评判者而言,更应有历史理性的眼光和清醒的思考,是要不为流行的设计观念影响与干扰,具有明察秋毫的慧眼,揭示设计在历史社会中的真实面貌,并引发广泛起关注。设计者和批评者应具有一定历史责任感,尊重历史的逻辑性,而不是以自己的理想和倾向去冒充历史的逻辑(这一点上现代主义风格和国际主义风格的设计者正是犯了这样一种错误)。

  人文关怀是与历史理性相连的,是站在历史理性的基础上和人性、人道的立场上,对于人的生命和生存质量的关怀。“人是万物的尺度”,在现代,表现为对于现实处境和生存状态的到的关注,“为生活有障碍者设计”、“为第三世界而设计”、“为年老病弱者设计”、“为幼童设计”、“人机工学”、“感性工学”、“艺术化生存设计”都是设计人文关怀的具体表现。在这样的设计活动和行为中,已经超越了一定的历史阶段、意识形态和设计流派的局限,体现出对人的因素与生存命运的思考,是提高人的生存质量和捍卫人的尊严的设计价值关怀。

  历史理性与人文关怀是相互关联不可分离的两个方面,无论从历史逻辑还是人性、人道的意义上讲,历史人文都应该成为设计价值评判与遵守的首要原则。

 

  二、环境生态原则:

  在科学技术急速发展的时代,人类正面临环境生态危机,“征服自然的最终代价就是葬送自己”。面对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与生态危机,设计者与设计评判者应该抛弃设计“技术至上”、“消费至上”的观念,承担起保护自然环境、维护自然生态的责任。批评者将环境生态的思考纳入设计价值评价的视野,以人与自然的关系为基点,建立起一个新的价值评判形态。

  设计的环境生态突出的是自然生态,只有自然生态才能带来环境的生态平衡。因此,设计评判应该把设计的自然属性置于一个相当的高度。

  在评判中,对于设计的第一步就是材料选择的评判,择取自然或环保材料是设计及其消费少对环境产生影响的重要保证。环境生态的整体性是将设计置于自然大系统中去考察,看其是否破坏了自然环境,干扰了自然生态的整体平衡。(过去我们习惯于设计大尺度的作品,居住房子要大,使用汽车要大,就连通讯工具手机屏幕也要大,且经常更换,却很少将这种大的设计放在生态整体中去考察评判)。从哪个生态整体的角度,大的设计势必造成材料能源的高耗费,频繁的更换导致废弃物越来越多,同样造成极大的浪费与污染。生态整体性不只是材料选择上的自然性,也包括各个设计课题、生活使用者在耗能、节俭、功能变换以及再利用等方面对于自然环境整体所产生的和谐稳定作用,把影响自然环境的因素降到最低。环境生态作为原则,是设计价值评判必须遵守的,也是设计者与生活使用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三、艺术审美原则:

  设计是工学与艺术的结合,设计的生产制作属于工科领域,而最后产生的造型一定是与艺术相关的形态,所以设计价值评判要坚持艺术审美这一原则。设计艺术在给人舒适的同时,要升华到审美的层次,而不能仅仅以生理上的舒适为目的。生理的舒适只属于应用价值,而心理上的、精神上的愉悦则是审美价值体现。

  设计的艺术审美价值同时也与设计的政治、宗教、社会、生活价值交融在一起,政治、宗教、社会价值是通过艺术审美形式呈现出来的。而设计本体的形式,也包含着设计者对与历史、人文、自然生态的思考,凝聚着真、善、美三者的统一,因此设计的审美是设计作品形成中的客观存在,是多与少,降与升的关系,而不是有与无的关系。德国乌尔姆造型学院强调的办学理念和精神是“理性优先”、“科学优先”,否定将“美”作为口号,这是将设计中的艺术审美价值降到最低,这种结构“艺术审美”的思想行为也许正是导致其15年历史终结的根本原因。

  我们当前设计的现实状况,一方面正在对应西方设计的“全球化”、“一体化”,一方面提出“艺术化生存”,强调设计要“日常生活审美化”,设计的一体化必将使艺术审美单调,而过分强调日常生活审美化也会带来设计的泛美化,使生活的审美趣味丧失,这两种倾向度可能导致设计负价值的产生。设计的历史经验证实,对设计艺术美的否定和过度提升均会使设计乏味和庸俗化,而坚守设计的艺术审美评判把握艺术之度,是设计者与评判人必须遵守的一项原则。

 

  四、多元化原则:

  对当前设计价值的评判,需要将设计多元化纳入评判范畴,并作为一项原则遵守。这会给设计价值评判带来一个新的理念,突破设计的“西方中心”、“一体化”和“全球化”倾向,赋予设计以多样存在的方式,逐步从西方设计价值意识到地域性、文化性、民族性价值意识的转换。

  设计的现代性源于西方,在工业技术的作用下,首先在生产制作上改变了设计的成型方式,之后,在生活、社会、文化意义上又改变了设计的价值观,逐步形成了功能突出、形式统一、价值单元化的现代西方设计状态,并影响到全世界。

  现代西方设计关注的角度、立足点、研究方向、价值观念等都与西方生活社会以及现代工业化相联系,适合某一时期,而不适合所有时期的社会生活,更不适合在思想、文化、生活、社会等方面与西方不同的其他国家地区。因此,设计评判活动需要有求同存异的观念,我们应当学习研究西方现代设计及其价值理论,看到其发展存在的合理性,同时充分关注自己的文化、历史传统,发掘本土资源,继承先民们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以研究设计价值,构建评判理论。

  设计价值评判强调设计的多元化,包含价值观的多元化和形式的多样性。价值管的多元化反映人类社会生活的多元化、功能形式的多样性,表现出设计服务人类生活方式的多样性。无论那种设计价值观和那种功能形式,都是源于人类生活从物质到精神的需求,都处于人类自身的使命感,源于对人类未来的一种焦虑和期待,其目标都是为了人类生存的和谐幸福。所不同的是每一种设计价值观、每一种设计功能形式都只能适合特定的服务对象,而不具有长效的普遍意义。我们提出涉及多元化,目的是为了消除设计一体化带来的单调。

  总之,四大原则应当成为构建我们设计评判的基础,并以其为参照建立设计价值评判的标准。其评判标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功能、形式、风格的认同,而是突出其价值意义,强调设计的时代性和评判的全局性,是设计核心价值的体现。